水容晔

退坑全职,全职全删,抱歉。

APH厨疯了 太太们全疯了

我们已经变成精神病院了

其实我有写刀乱的同人的……

只是抑郁发作得太猛

完全忘记把草稿本拿回来了


我很抱歉地告诉大家
我确诊了重度抑郁症
现在停课治疗中
之后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创作
在这里先说明一下吧

后期电脑坏了,我等不到修图的正片了
然后第一次拍正片,格式啥的也不会
model:景彦
摄影:阿镍子
妆娘:非了
外景:花都九龙湖欧洲小镇(要场租费)

我很抱歉。

但我不得不说。

真的是我的问题。

我以后不可能写任何同人了。

我可能跟主流的“人”不太一样。

我的理性思维走到了极致,已经影响到我的日常生活了。

我真的做到了没有什么情绪波动。

不是偶尔的低谷,而是一个很长时间的,没有办法逆转和改变,我的思维直接又过于理性。

今后我比较希望从事一个与数据打交道的工作,尽量减少与人的日常交往,包括身边的人,我的父母,尤其是同龄人。

认识到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,其实也没有太痛苦,我反而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

但是板子我买了,画应该是会画的。

特此说明,望周知。


未修片版
model:景彦
摄影:阿镍子
妆娘:非了
摄影师:Unknown(关先生)
服装:沉汐之冠
外景:广东省广州市花都九龙湖欧洲小镇(这个地方要场租的!)

有时间了想先画葵的第三第四次会面

特别有画面感

我都想好构图了

感觉辅导员的反应也会很有意思啊


赶紧取关我吧,我不想写文了


一点BB罢辽

  离我2019年高考结束已经过去了很久。

  我总想着对列表里的人说点什么,无从开口。

  我复读了,明天去报道。

  lofter并不完美,但它比微博干净很多,尤其是在你还不出名的时候,关注你的都是很近的人。

  意思是没那么远,伸手可以碰到。

  一件事情,我总不喜欢把它展开说。

  大多数写手写东西是为了把一个故事讲好,而我写东西或许是信奉了海明威的冰山理论。

  就像我的前三四句,我不知道你们get到我的意思没有,但我不care,我表达了就是表达了,本来也不奢求能表达清楚。

  这份心情,这种经历,这路人生。

  在我学理之后,我越发地写不出东西来。

  我以为是我变得更冷漠了,我以为是我自己太理性了,应该是我明白了,哪怕用最严谨的逻辑、最清晰的论证、最完整的数据,要把那种东西完全表达出来是不可能的。

  我累了,我在人生的前半段哭太多了,所以我就算再痛苦也不哭了。

  我的眼泪不值钱,也没有人的眼泪值钱。

  世人羡慕着怎样的人生?

  财富的象征、昂贵的印象、高尚的地位……

  大多数时候,这些都与我们无缘。

  我是个浪漫主义者,心怀对这个世界最美好的幻想。

  我是个现实主义者,清楚着这个社会不入流的肮脏。

  我们希望做自己想做的。

  事实上,或许并不清楚自己想做的。

  或许,后悔这一秒。

  或许,憎恨下一秒。

  也许我早该意识到,人生没有那么长,不需要花那么多时间去纠结“人生”,为自己正在努力的努力,就是最令人羡慕的,最好的结局。

  不知道我表达清楚了没有。

  并不会看见这篇随笔的你们,再见。